又見壹岱青山

不記得是誰說過,壹個女人,當妳行走在路上,強悍的閱歷會逐漸沈澱她的氣質,開闊她的眼界,拓展她的心胸,行走中,她不再是壹個用紙巾擦幹眼淚的小女人。夏日酷暑,我們這群熱愛自然山水的文友們,再壹次開始並計劃著壹場盛世浩蕩的漂流行動,13日,盡管天氣預報說這壹天有暴雨,但抱著僥幸心理,我們壹行九人依然去往江西瑤裏風景區旅遊網

在我貧瘠的記憶裏,消失了那麽多美麗的風景,卻存活了壹雙美麗的眼睛,那就是瑤裏。

瑤裏,國家重點風景名勝區、國家歷史文化名鎮、國家AAAA級風景區,這裏群峰環抱,如畫如屏,清清的瑤河穿鎮而過,數百幢明清徽派古建築依山傍水、錯落有致地分布在瑤河兩岸,飛檐翹角,粉墻黛瓦,掩映在青山綠水中。沿河兩岸,明清風格的建築群、依稀可辨的古窯址緊致精華、蒼涼厚重的徽州古商道,錯落有致,令人駐足沈思。

沒有人知道,錦瑟年華裏,那裏的風景,在我的心裏,曾演繹得烽煙四起。而那次,快樂的旅途止於梅嶺,未及汪胡,如今,我打點行囊,再次遠行,不僅僅是為了生命深處的精神重塑。

壹直想有壹天,丟下我的疲倦和理想,背著行囊,遠離繁華,面對空曠。而瑤裏,是古典與現代的最佳版本,且是非常小資又懷舊的地方,最適合壹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在雨中,我們商討著路線,用我們無限的想象,踏上去尋找天地初始時,人與自然的那份和諧統壹的旅程。

古老的石板路,天青色的臺階在雨中淚流滿面。曾經在此洗衣,著藍青色布衣,被我納入影像的那位老奶奶,不知是否還在人世探索四十 洗腦

大雨傾盆,江河日下,不是每個人在驀然回首時,都可看到燈火闌珊處的那個人。

瑤裏古鎮隨處可見奇石和青花瓷片,這些石頭和瓷片,有著稀世珍土“高嶺土”的特質。數千年歷史大多無從知曉,能夠反映歷史的,我想除了文字,便是它們。

靜靜的觀望,它有點涼,可在清透的雨裏,透著曾經沁人心脾的暖。壹個人喜歡某種東西,也許是喜歡某種事物後面的某個人。

生命中出現的那些事,那些人,我們應該帶著感恩之心去記得。再次路過壹家客店,曾經,我在這裏靜聽門前的潺潺溪水,慢慢品嘗酸酸甜甜的楊梅酒。

站在門前,我問老板娘:是否還認識我?

“認識認識,妳就是那位記者嘛!”

精明的老板娘連忙把她的愛人叫出來,店主吳大哥已是兩鬢染霜,在水鄉的夜晚,是他為我講述了千年古鎮壹個個傳奇故事。他笑呵呵地走出來對我說:“妳愛人還答應送我壹份《清明上河圖》呢!”

從瑤裏古鎮驅車沿盤山公路東行,不遠處就是瑤裏最為秀麗的汪胡風景區。

汪胡,對我似乎永遠是壹個遙遠而飄緲的夢。

美麗的傳說,古老的景觀,珍稀的動物,郁郁蔥蔥的原始森林,妳盡可以想象煙雨群山在“雲麓煙巒知幾層,壹灣溪轉壹灣清;行人只在清溪裏,盡日松聲夾水聲”的人間佳境。

這裏的原始森林植被完整,色彩斑斕,特價機票層次分明。瀑布群壹水四瀑(南山瀑、石花瀑、飛龍瀑、飄錦瀑),首尾相接,先急後緩,若斷若續,時隱時現。

站在古老的森林,我深深的懷想:

億萬年前,這塊土地上全都是隆起的高山,而小溪想要奔赴大海,就用盡壹切辦法為自己開辟出壹條通道,她因為群山的桎梏而狂放不羈,即使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她從源頭洶湧而下,包容著萬物的力量,它是老子論道“天下之至柔,馳騁天下之至堅”的最好註解,也是“水滴石穿”“以柔克剛”的完美詮釋。

雨,壹直下。

山路曲折濕滑,蜿蜒入境,女友們個個渾身濕透,卻依然興致不減。

壹棵大樹從灰色的巖石上旁逸斜出,沖破森嚴,開出繁茂的枝葉,人性的色彩與趣味盡在其中。

山是空間的骨架,水是時間的血脈,這些拓印在水面的山影與水底的嶙峋怪石,造就了汪胡由舒緩妙曼發展到奔騰切割的雙重性格。他們深埋在歲月廢墟的歷史文化信息,是我們回望生命裏程的盞盞明燈。

遺憾的是,因暴雨肆虐,山上部分景區不得不臨時封閉,這讓我們不禁深深遺憾。而景區人員告訴我們,應該慶幸,因為暴雨,汪胡的四大瀑布從未有像今天這般的壯觀!

轉過壹處坳谷,又見壹岱青山,峰回路轉的際遇,總是別樣美。

終於來到曾經與我擦肩而過的梅嶺村莊。

巨大的水車停在鄉野,捐捐的水流,悠悠的水車,洗浣的農婦,耕作的農夫……,這樣的場景曾經是那樣熟悉和親切。

沒有觀眾,只有兩個黑白色的演員

時間在變,人也在變。生命是壹場無法回放的絕版電影,有些事,不管妳如何努力,回不去就是回不去了。就算真的回去了,妳也會發現,壹切已經面目全非。唯壹能回去的,只是存於心底的記憶。好好珍惜,能在壹起不容易,別給人生留下遺憾。世界上最遠的距離,不是愛,不是恨財務貸款,而是熟悉的人,漸漸變得陌生。

假如有壹天,我真的走進了妳的內心,我會哭,因為裏面沒有我。假如有壹天我們在繁華的城市相遇,我會為妳停下腳步,望著妳的背影,默默對自己說,我曾經真的很愛妳。假如有壹天妳進入了我的內心,妳會哭,因為裏面全是妳。我以為真心對壹個人,就會感動她,讓她對我有依賴,可事實我只感動了自己。

在我遇到妳之前,我承認我不懂愛。或許我要的只是性的索取,可妳對我無微不至,甚至有苦默默忍受,讓我漸漸的愛上妳。妳的脾氣很糟,卻從未對我發火過,我明白那是愛,那是妳對我的愛,或許這種愛根本無人可以替代。

多少次妳對我說,我不懂愛。我從未反駁過,從相遇,到相識,到相愛,到情同陌路,曲盡人散時也不過是傷著自傷,痛著自痛。

多年不見突然偶遇,妳壹句句現在過的很好,草草敷衍了事。真的過的好嗎?妳的回答對我有多重要,或許妳根本就不知道。

妳的言語中透露著冷漠,眼神中流露的卻是悲傷。妳在想我們的曾經嗎?

曾經在壹起的日子,的確艱辛還很疲憊,讓人回憶起來都有些累。

封建思想的父母扼殺了我們的愛情,扼殺了妳心裏唯壹的希望,我並不知道父母跟妳說了什麽,you beauty 評價才讓妳下定決心離開我。在妳的心裏沒有壹絲為我想的余地嗎?

那個雨夜或許妳已經忘記了,寒風中夾著小雨,妳在我懷裏痛哭,我並不知道妳受了什麽委屈,妳在我懷裏哭喊著說,這樣的愛情太累了。我告訴妳雨過就是天晴,妳卻搖著頭說,妳是我的累贅。我想解釋,妳卻打斷了我的話,哭喊著,想在我懷裏寧靜片刻。

我心裏唯壹的想法就是,妳溫柔賢惠,妳是我工作的動力,並不是累贅。可我沒勇氣說,我怕妳覺得我從來都是動嘴不動手,只會咬文嚼字,大道理壹大堆卻沒有實際證明。

我以為我最多也就幾個月,就可以忘記妳,我也試著去和別的女孩談,可漸漸發現我並不愛她們,甚至她們和別的男孩開房,我沒有生氣只淡淡說了句,分手吧。

時間過得好快,沒有妳的夜晚,仿佛就是我思念的舞臺,沒有觀眾,只有兩個黑白色的演員。男的說要給女的壹輩子幸福,沒有旁白,沒有背景,此時此刻我卻壹個人在夜晚偷偷哭了起來。這段情何時到頭?如果有壹天妳穿上婚紗了,別忘了讓我也看壹眼,曾經沒能來得及珍惜,日霜如今我想拿命去換取,多看妳幾眼。

陽陽,妳不回來了,是吧。

  落日的暮霞,夕陽用它最後的芳華渲染出那抹妖艷的驕紅似火。擡頭仰望它,恰好成75度角,把即將落下淚逼回眼眶。閉上眼睛感受薰風卷起的衣角,殘留著妳溫柔的笑。余光把影子拉得很長,單薄的映在墻角,不知,妳如今可安好?
u=4075566870,1877505352fm=23gp=0
  對面教室窗口的簾子被微風吹拂,拂過妳座位的桌角。往常此時,我們都該為了中考而努力奮鬥吧?本該在身後響起的爽朗笑聲已暗淡無存,望著空出壹人的座位,心裏空落落的,好像少了些什麽,又無從而知。本該鋪滿課本和隨意丟放碳素筆的桌面不知何時整理的這般幹凈了。本該有壹聲幹脆的聲音喚我於“霍哥”的人,不知何時已尋不著蹤影了。
  不記得,妳是如何離開這的;不記得,清晨時妳嘴角牽強的笑;不記得,離別時妳用那清爽特有的聲音低笑著喚我“霍哥”。只記得,妳從未來得及與我們告別……
  已望不見夕陽殷紅的裙擺,巨大的黑色幕布漸漸籠罩著天空,壓抑得使人喘不過氣,星辰沒有如昨晚般耀眼,似妳星眸。眼中泛起點點霧氣,四周的風寒的刺骨,有意識的向我席卷過來。我並沒有小聲抱怨,因為聽我抱怨的人已經不在了,說再多的話語終究變成喃喃自語。想放聲狂吼,喉嚨卻像塞了塊棉花,澀澀的,發不出任何聲音,如果被路人指指點點該怎麽辦呢,終究是太傲氣了些罷,受不了周圍人的白眼,更不懂得怎樣仿照妳的豁達與灑脫,沒有人會為我出頭了吧?呵呵,耳邊喋喋不休的嘮刀怎變成寒風的低吼了,終究是習慣了吧。習慣可真不是個好東西,當妳習慣了它時,又要嘗試習慣沒有了習慣的日子。比如,我習慣了有妳的日子,現在要嘗試習慣沒有習慣妳的日子。
  我記得,陽陽不見了,以後還會見的到嗎?我無從知曉。那個胖胖的男生,有著幹凈的面龐,笑起來有兩個小酒窩若隱若現,兩眼瞇成壹條縫,如月牙壹般。只要我望著他不懷好意的笑笑說“陽陽,壓寨!”他便會手足無策的摸著頭尷尬地笑著,白凈的小臉便會抹上壹層胭脂紅,為他那稍微有點蒼白的臉頰平添了壹絲血色。
  風,依舊怒號著,冷冷的,涼涼的。
  心,依舊仿煌著,疼疼的,厭厭的。
  步子,依舊零落著,亂亂的,虛虛的。
  陽陽,我還沒告訴妳寨主是誰,妳怎麽可以離開呢?
  陽陽,我記得有人說妳妹妹哭了,身為壹個好哥哥,怎麽可以不為妹妹擦幹眼淚呢?妻も息子
会員、裕一茶夫
刺激を感ず
分の道
今日も少し雪が舞
雪が溶け
野菜を食
たまたま
否定
夫と夫婦生活

杜城十月,一個人踏歌

  寂寥無人的教室,窗明幾凈,午後的灼熱陽光在高速公路上傾斜徜徉。我喜歡這樣的氣氛,只是壹個人的時候也不會感到孤單和困擾。我知道我在這裏,我沒有被人群淹沒。
  十月,天氣雖有所轉涼,也下了幾場滋潤心脾的秋雨。焦躁盲目急迫的飛塵卻仍在燦爛的陽光中左突右闖,無法安寧。徐曉誌剛剛睡下了,而我仍在這裏,看著自己。
  他讓我想起了以前的壹位朋友,如今我只知道他在外頭,我還在裏頭。但也過不了多久我也會出去的。現在,大概是很少能再遇到壹個能夠傾心交談的人了吧。我不願再如過去壹樣,在自己的學生時代似乎將要末了的時候,壹邊細數著每壹縷穿過雲朵的陽光,壹邊挺樂意的跟別人述說著自己的夢想。雖然,我時常很懷念那時的悠閑,但我已不再確信我還有多少個那樣的時光足夠我去消磨。我要抓住它,不僅僅是看見它。
  培妮她們好像永遠都那麽陽光,像壹株草的種子似的,乘風而去就能遍野漫山。大概我自己向來就挺晦暗吧,所以才那麽向往陽光。
  有壹天當我自己的手突然開始褪皮的時候,我先是很驚異而後急忙壹點壹點地將那些舊皮撕下來。大哥說很正常,說是皮膚也得換季嘛,我就問他,妳的換季沒有,他搖搖頭去撿球去了。然後我就想到了婷子,中秋節和國慶節她都沒有回我的短信。也許她真的換號了,或者把我拉進了黑名單。後者可能性會大壹點。
  好幾次回家時到車站趕車,我都會莫名其妙的想到“會不會她也在這輛車上呢?”。於是變得很緊張,努力克制著自己的不安,戰戰兢兢的上了車,朝四下望了望,她並沒有在這裏。
  有時會很納悶,她會不會已經不在這裏了呢?那她會去哪裏呢,我猜不著。
  壹個人踏歌而行,路上的人和事變得輕松明朗。想要就如那般的壹路走下去,走到海角天涯,去經歷那麽多的路程之中的悲與樂。
  壹個人坐在直直向上的山路旁,山地車灼著倦怠的陽光也昏昏沈沈起來。我看著那些花兒和那片草地,轉過頭去又望見遠遠的藍天,困頓不已,但我喜歡這裏,只想與它共眠就好。
  每壹次相聚都意味著離別,每壹次離別又常常希驥著重逢。
  凝動的指尖劃過回憶的那面墻,彼時的妳已不再是我腦海深處的幻影,妳已兀自離去,消失在長廊的盡頭。
  這樣的生活就像海中壹般,我們獨自遊走在大海深處,偶爾聽得到切切的私語,忽遠忽近,猶如夢囈。無法確信自己是醒著還是夢著,微微的波浪搖曳微醺。
  我跟陳月說,妳去街邊呆上壹天,妳會有許多收獲的。他並不情願,我想他大概沒有明白我的意思。
  我跟他說,妳堅持下去吧,不要放棄,哪怕再如何令人失望。其實我自己就壹直無法忍受失望。
  陳月跟我說,他寫小說僅僅出於無聊。於是我便問他,妳有沒有在某個時刻突然有壹種感動的情緒出現,就是說,那東西是壹定得通過什麽途徑將它表述出來,是自己不致於遺忘它的。他點點頭,但隨後又說道,但想要不忘記是不可能的,妳的壹生會忘掉許許多多妳並不願忘掉的人和事。我覺得妳應該做的並不是時時刻刻地去銘記它,那是非常痛苦的事,妳其實應該明白,到了突然某壹天,妳突然回憶起了它,妳那時會應該去如何對待它呢。接著,他又對我說,樂裏,妳知不知道,妳總是容易陷於回憶的幻境之中,妳本是不安分的人,卻又老老實實的在地上行走著,肩上又好似有壹座大山。
  過去,這樣的話語常常使我緘默,如今我只是坐在那裏,用眼睛看著他,壹邊聽他壹字壹句的說完,然後,再壹字壹句的回答他。
  我相信我能飛,但我更願意背負整座大山。我知道回憶是痛苦的,但我無法阻止自己無時無刻的回憶著過去。或許我不會飛了,我希望自己只是遺忘了太多,包括飛行。但我又銘記著那麽多,包括飛行。
  只是最後,大概他還是會忽然明白,原來他對我說的也是他對自己說的。
  我看著他埋頭寫字,在這喧鬧的環境中。我曾以為消彌於人海之中是壹種幸福,就像那時的陳月壹樣,消彌於嘈雜之中。人們都在忙碌著自己的苦笑、言語,不會關心到別人,我猜他大概正在享受著那份獨壹無二的寂靜吧。但我已無法走進那裏,我只有看著他,看著他微笑的樣子。揣測著我所能揣測的壹切,只是無法跟他言語,我其實並不知道那時他都在幹什麽,只是我猜,那裏安靜著,如我每個沈去的夢。
  I need to go,but i can‘t go.
  世界如此絢爛,每個人都是這麽不同。
  常常感到失望,想要去往別的方向,那方向只要是任何方向都好,那種孤獨自在的密境,是自由還是牢籠。人們稱它為自閉的開端。
  七零八碎的夢想,無知,無畏。
  我想我大概無法走進那密境只是因為我找不到夢的入口和打開它的鑰匙。我或許又正處於這樣的密境之中,或許所有的夢想都是幻影,但沒有它,我們將無法自在。爸爸的小龍女
人們口中所謂的愛情,毀掉了他們的理想
はこの歌《愛你胸が難しい開
別れて
為你寫詩
あなたは確実にパパにもあなたの名部
心中的地平線
一缕の生活、君には悲しいこねるが割れ
初六吃席
生活,是壹滴靈動的水

还是惦记着年前的那笔贷款是否能到位

离过年只有几天了,夫吃饭时说这几日晴好时把他父母接来过年,我点点头。
婆婆不如去前年的身体了,今年却大不一样,看她那样子心里都急了。走路都要看着怕摔倒,洗衣,洗澡洗脸上厕所都要时时照顾,一刻也离不开人,特别是在家里去卧室要上三个台阶,没人扶着摔倒我真怕有个过失就不好说,很是担心,要儿子去找做扶手的,他跑了几家说年前是做不了的,也只有罢了。于是我早早就与夫说我们还是回老家陪老人家过年算了。夫一再坚持说今年不改变了,因说过这样的话要接父母来过年。婆婆也想来我们这里,公公却不咋想来,因为他在老家熟悉的地方能到处溜,而来我们这里就像关死的猪那也不敢去,怕找不到路,一到夜里人就糊了,连自己睡的房间也找不到。我想了些时日,也就不再坚持了。孝顺就是顺着老人。都八十多了,过一个年算个年,我对夫与儿子说,老人们来了,对老人好点多尽孝心,也就是对自己好。心里不亏,心就安定。我们都会老的。
2 ,
还是惦记着年前的那笔贷款是否能到位,欠着人家的钱,燕子在电话里玩笑说,你是我的债务人,要好好保护你,虽是玩笑话,但那根敏感的神经却牵动得不舒服,有钱还是牛气,想想以后再不想成为债务人时,心里就释然多了。
如今自己的生活完全可以由自己决定,调整财务计划,整理家庭财产结构,把资产变现是唯一的出路,让日子过得咬一口就油兹兹出味,我不是不能做到。想到此,好日子在后头哩。有人说孝顺不能等,让自己过好日子同样也不能等。人生终究太短暂了,年复一年眨下眼就过去了,能过好日子要节俭不过那只怪自己不会生活罢了。看着燕子那样小资地生活,为什么不学?,能影响自己的生活的是看你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这话精准。
3 ,
走进大厅,保安那眼神在问:你找谁?我来得极小,保安当然认不出我从这里退休不常进这扇大门,我径真走入电梯口,只微笑了下。还穿了身太极服,从锻炼场直接来到这里。人事科电话是来签个字,也就顺路不回去换衣服了,不像往常来总得精心梳妆一番,为的是让人感觉仍活出一种精神,面貌是第一感觉,我在电楼出口那墙上一块能照见自己的玻璃上停顿片刻理了理头发,无非是签个字就走。王科把一张表递给我说:正式确定年金发放方式,我说我不是不能一次性领取吧?分次领也要签字确认啊,王科边在表上指点边说,我照签。看到年金不能一次性给,心戚戚然,想到要分十年把这笔二十万的钱完,就不是个滋味,看到身边这些人一次性二十多万元,还有三十几万一下到了自己的拆上,就资金的时间价值,分十年领回与一次性领回完全是不样的,如果二十万元现在到手我用于钱生钱,放一分的息,十年回本了,本仍在,我分十年领回这二十万元,也就是二十万元,再也没有什么,说是给你投资,一年分回不了几千,我真不想这样,不是说随自己选择领取的方式吗?表填了仍不准数,想变就变,不是拿我们退休人员当猴耍?别往心里去了,有钱就是高兴的,想想那些退休只一点点钱的大多数人,自己不是幸福四了?在别人的眼里。要知足,反正也不缺这些钱钱生活。
4、又接到那个纠结人的电话,虽然没见过面,但那声音化做灰都听得出来了。他真是个克蚊子脚的人,还真没碰过这种谈生意的人,天天与你磨,好像就抓住你想卖的心理,今天与你谈个理由小一点,明天又生个花样小一点,要是不想到清理债务,早就不与这种人打交道了,电话里脾气也发了,还说要把这人改姓磨了,他还是不紧不慢笑笑,反正只要小钱钱,他磨下了一万多,我想做这么大的买卖,反正是想出手也就不在意了。其实你还不得不佩服这种人,一是他能耐住性子,二是能懂卖方的心理,三是这人有韧劲,所以他一个农村人才四十岁有那么多钱钱想在县城的车站旁拥有一栋上千平米六七层的房子,这种人也算是能人了。而我卖了地,看起来手头有了这几十万元,可把债务清理掉,但想想要是在这地上建起房子不也就又拥有几百万元的资产?如里时间倒回去十年,我一定会这样做,可现在就是碰上这个会磨的人,我还是义无反顾地要卖地,为什么?人每个时期做每个时期的事。一生最多的房产,也只要有张床就足够了,最多的钱也只用得这么多,儿孙强能比自己这一代更努力才是真正的强。
4 ,
手都冻僵了,眼下还不能休息,又要像昨天一样去中介跑跑,处理财产还得先了解市场,什么都得市场说了算,眼看就要大过年的,公公婆婆过几日就要来了,出去就不这么方便了,把想处理的事趁机处理,年就要来了。黴菌中的黃麴毒素是強力致癌物一種神秘的興奮感Just ordinary學生的審美觀滿足於屋內的踏實鞭炮聲中的期待我的依靠又在哪堅持到底的報酬伴你左右春在心田不要拿距離考驗愛情
自我介绍

Reginann

Author:Reginann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