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告訴妳——“幸會今生”

  我的朋友不多,平時也少與他人往來,有壹次參加朋友親人的葬禮,偶然去了壹次墓地,當身處墳冢之間,看著那壹個個墓碑上被風雨侵蝕的殘缺不全的名字,那墓冢上枯黃的微草,我的心不禁為之壹顫,碑文只鐫刻著姓氏,生卒年月,別的只字未題。但每壹個墓碑代表著已逝的人和壹段往事,如果有人能穿過歲月的迷嵐去窺探壹番,那應該是人世間怎麽的壹段悲愴歡喜,離愁別恨,是誰為了誰把怨恨的種子埋在心裏,又是誰在離別時把幸福的目光留在了人間,但是這壹切都匆匆過去了,不凡也好,卑微也罷,都煙消雲散了,時間把壹切舔的幹幹凈凈,所不同的只是這墓碑上已快模糊不清的姓氏筆畫,就連這壹點蛛絲馬跡也快消失了,米蘭·昆德拉所表達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在此處竟讓人感慨的揪心兒童發展
  有多少昔日的故友走著走著就散。又有多少發自肺腑的“暫去還來此,幽期不負言”的決心落空了。有多少人和事塵封已久,偶然想起時,記憶的鋒芒仍將妳的心深深的刺痛。於是我們麻木了,不再去苛求什麽,強迫自己去遺忘,去適應,去追求,去放棄。感動越來越少,抱怨越來越多,人慢慢地變的世故、功利,回頭無岸。多數人就此服輸,背負著缺鈣的靈魂浮在塵世的洪流之上,少數人仍在理想與現實之間進行著壹場螳臂擋車的抗爭,但是總有壹天這壹切都會戛然而止,沒有任何理由。
  星期天的壹個下午,我無意翻開經年的相冊,看著上學時那壹張張熟悉的面容,那遠離的生活恍如隔世,記憶吝嗇在我的腦海裏呈現出這樣的剪影——那是壹個仲夏的傍晚,幼兒發展我們壹夥同學走在植樹晚歸的路上,壹路上歡歌笑語,送走火紅的微霞,迎來滿天的涼月,雲在天邊,月在山,我們就這樣踏影而歸,就像是在夢幻般童話裏的世界度過壹樣......。
  我合上相冊,壹種傷感慢慢地襲來,悄悄地控制了我,但轉念間,我又體會到了壹種前所未有的滿足,生活留給我的至少還有壹曲悠揚的歌,壹個美輪美奐畫面和這些年來壹起走過的壹生不忘的朋友。
  望著窗外,我不禁想對身邊的朋友說,也許妳對我還心存隔閡,也許我辜負過妳的盛情和美意,周向榮也許我讓妳痛心過,但是現在朋友—我想告訴妳——“幸會今生”。

在快樂中成長

  我是1990年出生的的小女孩,我記事很早,大概在我三歲的時候我就開始記事了。93年,給我的感覺就像是黃昏壹樣。但是很美。小的時候最喜歡去的就是姥姥家了,因為姥姥會講故事給我聽。姥姥會的故事很多。那時因為她年輕的時候,總是喜歡在傍晚的的時候,大家夥圍成壹個圈子,聽壹個手中拿著大書的人給她們講故事。她每天都聽。日積月累,這樣她會的故事自然也就多了起來,她講的故事,玄幻的最多,這些故事闡述的道理壹般都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教育人們要多做好事,每次聽姥姥講故事我都能聽得如神,因為故事好,姥姥講的也好。聽我姥姥的故事我在腦海裏中就有了印象。我會在和小夥伴們玩耍的時候講給小夥伴們聽周向榮
  我奶奶家是住在我家前院的。奶奶手很巧,年輕的時候會繡花。什麽鴛鴦,蝴蝶,蜻蜓,花朵,鳳凰,她都繡的有模有樣。小的時候很淘氣,總是喜歡去她家搗亂。奶奶家的房子很大,很漂亮,奶奶每天都把屋子收拾的幹幹凈凈的。奶奶家屋子裏養了壹盆月季花。春天的時候,花開的很漂亮,我就會趁著奶奶不註意的時候,去摘花朵。被奶奶發現就是壹頓責怪。但是奶奶對我們家人都很好,每當她做什麽好吃的時候,總會送給我家裏人吃,有壹次我家裏鐵門是插著的,記得當天她是包著肉包子,她就把她包的肉包子掛在我家的鐵門上,那天中午,我剛睡醒。要去院子外面去上廁所。發現了奶奶給我家的包子,於是我高興地拿著包子回家給媽媽看。大聲的嚷著,看,我們有包子吃嘍。於是高興的吃了起來。
  奶奶家院子裏有壹棵杏樹,等到了秋天的時候,樹上就會長滿黃澄澄的大杏子,奶奶叫她大杏梅。奶奶家的杏樹很高,我們坐在奶奶家的炕稍,向窗外看著爸爸爬到樹上了。爸爸在摘杏子,要將杏子全部從樹上摘下來,就是下樹。奶奶說杏仁更好吃。於是我們吃了杏子肥美的肉就去砸杏仁吃。
  奶奶家裏養了兩頭耕地的老黃牛,爺爺奶奶把黃牛養在我家的院子裏,所以我家的院子裏面就有了牛舍,小的時候,爸爸媽媽會在晚上的時候拿著手電,去牛舍裏照麻雀。有壹天,他們抓了能有20來只,把它們放在奶奶用漿糊和針線紙殼做的放雞蛋的雞蛋簍子裏。然後把這些麻雀腿上系上鐵絲放在做飯的竈臺裏面烤熟了給我吃,我小的時候很喜歡吃,那些麻雀吃起來的的感覺就像是在吃木頭。把麻雀烤熟了之後,外面壹層是黑色的,裏面是紫色的肉肉,很好吃的野味。
  周向榮小的時候,我有很多的小夥伴,我們會壹起去山上采山棗,采蘑菇,挖野菜,去河裏抓小魚。記得我小的時候有壹次跟我最好的朋友去我奶奶家的前院的小樹林裏采蘑菇了,蘑菇很好采,去奶奶家的小樹林裏面采,樹能有10來年的年紀了,又粗又高。蘑菇就藏在奶奶家的大樹下面的草叢裏,不壹會兒,我拿的采蘑菇的小筐,筐底就鋪滿了,這時我就滿意回家得瑟了,讓媽媽煮蘑菇湯給我喝。那些都是雞腿蘑菇,很好吃。春天的時候,我會和我的小夥伴壹起去上山挖曲麻菜,媽媽最喜歡吃曲麻菜蘸醬了。曲麻菜苦苦的,把它撕開的的時候會流出白色的汁液來,看起來像是甜美的牛奶,但是吃起來,就不是那麽回事了。
  我小的時候很喜歡和小夥伴們壹起去河裏抓魚,我們會把壹個罐頭瓶子用繩子將它的瓶口圍起來,繩子做得長長的,然後弄壹小塊玉米餅當誘餌放到瓶子裏,吸引那些貪吃的魚兒然後就使勁的把罐頭瓶子丟到河裏,壹般會跑進我們瓶子裏面有三種魚,第壹種是鯉魚,第二種是鯽魚,前兩種是我們喜歡的,第三種就是我們不太喜歡的泥鰍了,滑滑的身體,長相長得有點像蛇,如果晚上把它放在家裏面,他還會叫喚,唧唧唧唧的,像老鼠叫似得,吵得人睡不著。我們還會去樹上抓蜘了。我們用壹根長長的竹竿,在竹竿的壹頭系上鐵絲圓圈,然後再找壹塊例似紗窗或者文帳那樣材料的東西做成壹個網,然後把這個網的三條邊縫起來,然後再用針線把這個網固定在鐵絲做成的圓圈上,這樣壹個撲蟬的工具就做好了。這樣我們就可以拿著做好的網快樂的走出院子了,聽到哪裏有蟬叫喚就去哪裏,還有就是去樹多的地方,因為有的蟬不會叫,只會安靜地趴在樹上。蟬的警覺性很高,稍有點風吹草動,打草驚蛇,就會被它發現,它就會立刻飛走。但壹般要是想抓它,壹天會抓到壹個的,當抓到它時我會很高興的,把它捏在手裏,聽它命啊,命啊,知了,知了的叫著,開心極了,這時我會高興地跑回家裏把自己的戰利品拿給媽媽看。把它放在家中,它就會飛到我家的紗窗上,在紗窗上趴著,我懷疑它想逃跑。可是沒門,用弟弟的話說就是窗戶也沒有。
  這就是我童年的壹部分,周向榮在快樂中成長!
自我介绍

Reginann

Author:Reginann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