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欲合還張的窄縫裏

一條欲合還張的窄縫裏
自得也好,自嘲也罷,一直為自己堅持沒和同事一起擠進坐班車大軍竊喜,也為能聞鳥語、看藍天欣慰。美滋滋地給自己的住房叫做“鄉間別墅”,享受優哉遊哉的日子。忽然聽到要拆遷的消息,心裏有些不情願。

四周短籬笆,兩扇黑漆大門,三間紅磚房,一間耳房。院子紅磚鋪平,高高的臺階下是鬆軟的黑土。春夏秋三季,抬眼即是綠色蔥蘢。

春暖花開時候,開門就見大叢的花。綠葉托出或藏起的粉紅花朵嬌羞可人,葉上露珠晶瑩閃亮。看著這花,吸著鄉間香甜的空氣,人籠在明豔的北國陽光裏,合著晨起的慵懶用力地深吸氣,暢心隨意地伸兩個懶腰,再瞧瞧沙果樹上的嫩葉又長了幾分,花苞又開了幾個,有說不出的愜意呢。哪一個清晨不是這般的心情陽光明媚!

午後,頭靠著牆,坐在簷下暖陽裏,人就懶得眼睛都不想睜開了。,見初夏的陽光潑辣地滿天地播撒,綠霧樣的柔柳在不遠處曼妙輕舞,樹上的果子已經結得指甲蓋一樣大小,挨挨擠擠地在枝上葉間熱鬧著。聽小麻雀在陰涼裏有一搭無一搭地悄聲慢語說著情話,有微風撫過臉頰和頭髮,誰家的狗在遠處吠叫。一片安詳溫暖裏,人有些迷離恍惚了,又終不會睡過去。一坐就是半個下午。喜歡這樣的光陰。

有時也會和兒子看蟻洞,或追著一只螞蟻看它行蹤作為,或蹲在地上逗弄兒子的寵物——小雞雛。每逢這時,雞雛中喜歡接近人的那只會沿著手臂一直走到人的肩膀上。當然,在人的肩膀上惡作劇的時候也是有的,我就曾經感到過肩膀上熱熱的。兒子見此,總在一邊幸災樂禍地大笑不止。

he was to have been able to forget him
春天,扯不斷的雨絲
在逆境中生長的我
走在生命的繁華裡將遺忘告白
別把頭昂的像公雞,你沒有高人一等
不做任何沒有意義的事情
眼淚在孤寂中發洩
春天,總是那麼的春意盎然
那麼多的傷感憂愁都是為了什麼
清風徐徐,多少人在分離
It was the latest Fission

擱在腦海裏時而會跑出來

擱在腦海裏時而會跑出來

“報應”這事,尋找卻沒什麼根據。“天在看”,若天真有眼,世上也沒這麼多不公不平、不正不義了。但人確實在看,因為人的眼睛是存在的。不像天,說是有眼,卻不見珠。也像有些東西講的,因果循環,面壁懺悔,只不過是從人心人眼裏生發出來的想像,貼到一個無法證實的虛無形象之上,引人進殼。到是,對一些人來說,有報應懺悔總比無報應懺悔好,不至於無法無天到極端。報應或者懺悔,還出自於自身自心,由此看來,天還在自己頭頂上。凡事做到問心無愧,便算得符合天道人心了。

於是,一切又回到自己這裏來了。天不說話,關於它的藍還是晴朗、明媚,都是人的語言;它沒有風雲雨雪的好壞區別,風暴或是雪災,也是人根據自己生活的經驗做出判斷。樹木草禾、戈壁水流、走獸飛蟲,亦是如此。我們根據需要、根據喜好、根據心情所下的各種定義,有時候自相矛盾,有時候重疊繁雜,連我們自己都弄不明白,我們有什麼權力什麼理由給我們並不完全理解懂得的自然事物下如此決絕的定義!似乎我們在主宰世界,我們卻在世界的每一縷清風面前都顯得那麼卑微脆弱,甚至,還沒有那一片葉在生命終了時候的坦然與大度。

窗外的陽光依然朗照,依然暖和,依然可愛。昨晚是農曆十六,秋月明朗得令人心顫。怎麼就是秋月了呢?月亮還會隨著季節、隨著時間、隨著年輪變化嗎?也是從自身感受主觀給它貼一個標簽而已。日月水火,山石田土。晚上躺下由不得想起剛上小學時背過的課文,想起課本上畫的象形圖像,想起坐在那個破敗不堪的廟堂裏上課大家被凍得直跺腳的聲響。那年那月那天,那氣溫真冷啊!窗簾後邊躲著的月光只露出一點點光芒,但我早就知道它的模樣。我不願意再看到它們是因為我不需要它的明亮。我需要黑暗,需要黑暗把我埋到天地的最深處,什麼也不再去想像。

還是這一窗的溫暖讓人留戀。無論是現在,還是更冷的時候,或者是到了黑暗之處,它都在我心底下燃燒出一堆火焰,點亮手裏的松明,照亮眼前的路。

In the busy hustle and bustle
The head is no ordinary tree
Cloud to clothes take to let kanas
浮生如此別多會少不如莫遇
Once withering all people as he built
A wisp of smoke rises so QuChu carved railing
Miss throb between the Bridges
我們這一生注定有很多偶遇
Children became his source of creation
When looking back has started to wait

理不出原因,也無法回答問題

理不出原因,也無法回答問題


夜靜闌珊,靜靜地靠床而坐,泡一杯濃濃的咖啡,聽著空靈而傷感的音樂。沒有刻意去製造這種氣氛,只是自然的,隨性的,詮釋此時此刻的一種心境。咖啡的香味跟音樂纏綿在一起,在靜靜的夜空中纏繞,扣響了沉積千年的憂傷……

我知道,今夜,又是一個曖昧淒涼之夜,因為心中的愁緒,讓自己再度在傷感中反復繾綣;今夜,註定是一個悲情之夜,因為那段隔著距離的刺痛,讓自己再次迷失在哀怨和寂寞中!

這是一個炎熱的七月,而我,卻依然是一個如冰的女子。沒有多餘的熱情,抑或是曾經有過。之所以選擇獨自行走於文字中,一次次無聲地訴說著人性深處隱埋的困惑和掙扎,那是因為我已經厭倦了有關於人類的任何無謂的解釋和說明。以後,不管我是離開,抑或是回來,我都不會再做任何解釋,更不會明確地告訴誰。如果你們還當我是朋友,我希望你們能原諒我,原諒我所做的這個決定。

理不出原因,也無法回答問題。因為我無法確定,究竟是什麼原因讓我冷落了友情,忽視了生命中最為重要的親情。日子一天天在無望中綿延伸展,漫無邊際的發呆,成了我生活中的主要狀態。有時,我甚至會懷疑自己,是否也得了間歇性消極情緒症?抑或是患上了嚴重的憂鬱症?總是會沒有來由的消極、傷感!不管是我的表情,還是我的文字。

從小,我就不習慣於傾訴,對人缺乏信賴度,這種感覺隨著年齡的增長愈發清晰。我信人,只信其四分。當然,這裏不包括我的家人。傾訴,也沒有用到別人身上,家人也一樣,他們從沒聽我傾訴過什麼。因為我有我自己傾訴的方式,我的文字。只有它,才是我最信賴的。所以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堅持著,一直寫到現在。

我小心翼翼地行走在生活軌道上,強迫自己認同大多數人的人生價值觀。有人說:渴望是一種美好的東西。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屬於那種有點貪心的女子,因為我無法放棄內心的渴望。如:我渴望真誠的愛情,渴望靈魂的自由,渴望高品質的生活……然,我的所有渴望在現實面前一切都終歸於冰冷。渴望了多少年,內心的孤獨與迷茫還是無法驅除。我還是獨自一個人徘徊在荒蕪的荒野上,找不到出路!

“朋友遍天下,知心有幾人?”總聽身邊的人吹噓,說她們的朋友有多少,多少。每每聽到此類話題,總是嗤之以鼻。因為我終始相信,無論你的社交能力有多強,不管你怎樣的遊刃有餘,即便你的朋友遍佈天下,然,沒有偽裝的,沒有做作的,沒有私欲相互利用的,有幾個?能讓自己牽腸掛肚,能彼此牽筋扯骨的,少得就像金字塔的極頂一樣,就只有那麼一丁點。能伴著同行的,那更是鳳毛麟角。

就如我吧!我的朋友其實也並不少,但是建立在相互體貼、關心、包容上的,也就那麼幾個人,屈指可數。因為他們會記得我,有時生病了,抑或是情緒不好,總有那麼幾個朋友會來電問候:身體怎麼樣了?好點了沒有?平時要好好照顧自己等等。這些在平常看來最為簡單的問候和關愛,在那一刻卻猶如一劑良藥,能驅走身上一半的病魔。如擁有一顆赤誠真心的朋友,哪怕擁有一個,此生也足矣!

fifty dollars over and aboveDon't want to oldopinion on the subjectthis man with the queer namemay turn hostility into friendshipI have sent no noteshe did not miss him
she had a soul that would make him marryhis eyes will not dwell on that blank he is tied to a tree a mile

縷縷春風盎然

蕭蕭花,菲菲紅,獨自聽雀調,人來往,心已空。岸上柳煙如雲卷,青山綠水繞,一派眉眼風景。煙波橫,眉峰聚,春天,你是我溫暖的懷抱,在你的懷裡,我任意跑跳,撒嬌,歡舞,開懷歌唱。黃鶯枝頭鬧,我在悄留影,怕擾,給一個安靜的春,在陌上。

陌上剪影,留一段美好的時光,安暖。扶一枝桃紅暢想,披一系紫衣入夢,夢裡遊桃園,三生石點朱砂,百媚千紅,那敵你眉間一紅。我是踏春而來,我是尋春而醉,你在雲端,你在天邊,你在路旁的雨花石,取暖。我回避,我挪繞,你不來,我不去,各自春眠。

花兒最紅,人最美,相憶是心動,動則千江,風流激蕩。最傷是春,花間買醉,求一壺優曇,畫裡嫵媚。過往行人匆匆,半抱琵琶流暢,指尖手輕柔,低眉絮語,摸扶玄么,滴滴訴。一字一珠,一語一盤,玉珠落盤,花落誰家?我折柳枝空對月。

語纏綿,愛浪浪,何事牽情?縷縷春風盎然,依依柳丫拂唇,寂寞紅塵,人間過客,雨落粉塵。紅葉飄飄,雨落瀟瀟,人間綠水繞,峰迴路轉,夕陽謝暉,晚晴盛美。空山緋紅落,夜靜鳥幽幽,回廊曲折,回風扇遮眉,誰在訴說心的離愁百轉?誰在聆聽一段心事繾婘?





ている春ギブ
优柔が絶えず
たぶじん
となんでか
ごすもやり
づけていたのは
に支えられて
お若いのだが
アメトリックリカ
ぱっぱっと

帶著燦爛

花兒在前一段時間就已經盛開了,但寒冬的余溫未卻,陰冷的天氣還算不上是春日的陽光明媚,直到今天,一片暖陽撒下應有的明亮,而刺骨的寒冷消失不見,春天,以一種全新的姿態站立。

悄然回首,校園裡紅豔的桃花開得正是熱火朝天的時候,偷粉的蜜蜂還未到,在這樣吵雜的都市里,想要一觀蜜蜂的形神是不可能的了。那在原野上飛行的蝴蝶也不見來,鬧市中的花朵,即便是開得如何的美好,也註定只有人這一種生物在觀看罷了,無論如何,也已經少了那種自然的美。

河畔的青柳,在陽光余陰的水中,招搖著細長的腰肢,行路的人,卻只關注路旁站立的美女或是帥哥。她們的眼中,柳樹再美也始終只是柳樹而已,風景再好,也只是夢境一場罷了。

現實,抓不住的東西,比夢境還要虛幻,對於每個人來說,明明知道不可能比擬的事物,也就失去了想像的興趣。行為始終在與自己相近的物體之上,至於遠的,便是夢一般也不會在意了。

幾個行色匆匆的人走過,燦爛的陽光,也失去了挽留的興趣。你在他的世界裡是一道風景,裝點著她的美麗,而他在你的世界裡,卻什麼也不是,你來也好,走也罷,都與我沒什麼關係。

清風,送來半裡之外的柔情,不是寒冬臘月,便也不用毛手毛腳。花兒的笑容,訴說著娟娟細語。你為何而來,又該為何而去

我不禁問我自己,我是為一陣清風而來我是為漫天花雨而來還是為了在這茫茫人海之中穿梭一回而來是呀,我為何而來他沒有告訴我原因,卻自顧自己的訴說著時光的絮語。

時光流逝,季節輪回,我從輪回之中踏時間而來,也將在輪回之中隨時間而去。這是自然,也是命運。從來都只是在自己應該存在的路上做自己該做的事情。沒有過去,過去便是那沒有蹤跡的時間長河;沒有未來,未來就是那虛無縹緲的日復一日。走過了,也就好了。何必太多苛求,今生,一定要將誰銘記,伴著誰直至老去!

春天,從時光的深處走來,帶著陽光,帶著燦爛。而他也將從時光的深處離開,也是帶著陽光,帶著燦爛。寧靜是存在最後的高度,他很寧靜,不因離開而憂傷,也不因到來而快樂。

我在這片燦爛的陽光下,和我的影子漸漸遠去。然後在某一棵樹下駐足,提筆,然後寫下一行,關於春天的回憶。

春天,從一片陽光中走得很慢很慢,也走得很快很快。

很快一直是我追趕的速度。
May the the main
such a beautiful now
as much a desire sitting
heaven and earth to find
the dust settled periods
boundless and good tunnel
make beautiful dreams
I hate take money smoke
Joy may stay more
landscape of on drop

天明,又是一個新的開始


淅淅瀝瀝,淅淅瀝瀝,一場春雨拉開了畢業季的序幕,從來不曾如此明晰的聆聽過雨的聲音。你聽,滴答,滴答,就像一群精靈,撒著歡兒,在帶著鐵銹的欄杆上,在青泥小磚的瓦巷裏,在睡眼惺忪的路燈下,他們蹦跳著,躍動著,一起唱著,跳著,多麼的調皮,多麼的開心。他們跳啊,蹦啊,完全陶醉在自己的樂園裏了,滿世界開遍了晶瑩的雨花,那是他們無比燦爛的笑容啊。

你知道嗎?雨是有靈氣的啊。它總是不經意的就來到了你身邊,當你快樂時,它打著拍兒,和你一起高興;當你悲傷時,它在一旁嗚咽著,跟著你難過。對著雨,你可以跟它聊天,陪它玩,它就像是一個最要好的朋友,撫平你的憤怒,釋放你的壓力,它用自己持之以恆撞擊出的簷下青石上的凹痕,告訴你,要堅強,要努力,沒有什麼事是做不成的。

你知道嗎?我和雨有個約會,每年春天,她總會準時到來,她唱著歌,踏著二月的微風,輕盈的,曼妙的,像是一片冬天的雪花,純潔的一塵不染。偶有瑕疵,也是零星的點綴,襯托出她的美麗。而她帶來的不僅是溫暖,更是勃勃的生機,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我們在雨季,開始一段幸福的旅程,雖然幸福像雨滴一樣容易破碎,像雨季一樣短暫,但是我們不後悔,因為我們一起刻骨銘心過。

可是你真的知道嗎?也許歲月終究會像青石一樣,被雨水打磨光滑,我也將不再是那個我。從熟悉到陌生,緣來緣去緣如水,雨水從天空華麗撕裂夜幕的一霎那,是一起走過的最甜蜜的時光,散落地面,碎成一地繁華,最後歸於終結。

愛過,恨過,走過,才醒悟,真的只是一場夢罷了。轉眼又是天明,又是一個新的開始……贏得那燦爛的明天
這輩子要以字取暖
?夢會在花香裏輕眠
鏡中的花
站在泥土裏再做一次夢
錯過了季節就是錯過了人生!
?請你讓我安靜的逝去
日常の中で
不問花期,淺笑安然
明亮,溫暖
自我介绍

Reginann

Author:Reginann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