擱在腦海裏時而會跑出來

擱在腦海裏時而會跑出來

“報應”這事,尋找卻沒什麼根據。“天在看”,若天真有眼,世上也沒這麼多不公不平、不正不義了。但人確實在看,因為人的眼睛是存在的。不像天,說是有眼,卻不見珠。也像有些東西講的,因果循環,面壁懺悔,只不過是從人心人眼裏生發出來的想像,貼到一個無法證實的虛無形象之上,引人進殼。到是,對一些人來說,有報應懺悔總比無報應懺悔好,不至於無法無天到極端。報應或者懺悔,還出自於自身自心,由此看來,天還在自己頭頂上。凡事做到問心無愧,便算得符合天道人心了。

於是,一切又回到自己這裏來了。天不說話,關於它的藍還是晴朗、明媚,都是人的語言;它沒有風雲雨雪的好壞區別,風暴或是雪災,也是人根據自己生活的經驗做出判斷。樹木草禾、戈壁水流、走獸飛蟲,亦是如此。我們根據需要、根據喜好、根據心情所下的各種定義,有時候自相矛盾,有時候重疊繁雜,連我們自己都弄不明白,我們有什麼權力什麼理由給我們並不完全理解懂得的自然事物下如此決絕的定義!似乎我們在主宰世界,我們卻在世界的每一縷清風面前都顯得那麼卑微脆弱,甚至,還沒有那一片葉在生命終了時候的坦然與大度。

窗外的陽光依然朗照,依然暖和,依然可愛。昨晚是農曆十六,秋月明朗得令人心顫。怎麼就是秋月了呢?月亮還會隨著季節、隨著時間、隨著年輪變化嗎?也是從自身感受主觀給它貼一個標簽而已。日月水火,山石田土。晚上躺下由不得想起剛上小學時背過的課文,想起課本上畫的象形圖像,想起坐在那個破敗不堪的廟堂裏上課大家被凍得直跺腳的聲響。那年那月那天,那氣溫真冷啊!窗簾後邊躲著的月光只露出一點點光芒,但我早就知道它的模樣。我不願意再看到它們是因為我不需要它的明亮。我需要黑暗,需要黑暗把我埋到天地的最深處,什麼也不再去想像。

還是這一窗的溫暖讓人留戀。無論是現在,還是更冷的時候,或者是到了黑暗之處,它都在我心底下燃燒出一堆火焰,點亮手裏的松明,照亮眼前的路。

In the busy hustle and bustle
The head is no ordinary tree
Cloud to clothes take to let kanas
浮生如此別多會少不如莫遇
Once withering all people as he built
A wisp of smoke rises so QuChu carved railing
Miss throb between the Bridges
我們這一生注定有很多偶遇
Children became his source of creation
When looking back has started to wait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Reginann

Author:Reginann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