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陽,妳不回來了,是吧。

  落日的暮霞,夕陽用它最後的芳華渲染出那抹妖艷的驕紅似火。擡頭仰望它,恰好成75度角,把即將落下淚逼回眼眶。閉上眼睛感受薰風卷起的衣角,殘留著妳溫柔的笑。余光把影子拉得很長,單薄的映在墻角,不知,妳如今可安好?
u=4075566870,1877505352fm=23gp=0
  對面教室窗口的簾子被微風吹拂,拂過妳座位的桌角。往常此時,我們都該為了中考而努力奮鬥吧?本該在身後響起的爽朗笑聲已暗淡無存,望著空出壹人的座位,心裏空落落的,好像少了些什麽,又無從而知。本該鋪滿課本和隨意丟放碳素筆的桌面不知何時整理的這般幹凈了。本該有壹聲幹脆的聲音喚我於“霍哥”的人,不知何時已尋不著蹤影了。
  不記得,妳是如何離開這的;不記得,清晨時妳嘴角牽強的笑;不記得,離別時妳用那清爽特有的聲音低笑著喚我“霍哥”。只記得,妳從未來得及與我們告別……
  已望不見夕陽殷紅的裙擺,巨大的黑色幕布漸漸籠罩著天空,壓抑得使人喘不過氣,星辰沒有如昨晚般耀眼,似妳星眸。眼中泛起點點霧氣,四周的風寒的刺骨,有意識的向我席卷過來。我並沒有小聲抱怨,因為聽我抱怨的人已經不在了,說再多的話語終究變成喃喃自語。想放聲狂吼,喉嚨卻像塞了塊棉花,澀澀的,發不出任何聲音,如果被路人指指點點該怎麽辦呢,終究是太傲氣了些罷,受不了周圍人的白眼,更不懂得怎樣仿照妳的豁達與灑脫,沒有人會為我出頭了吧?呵呵,耳邊喋喋不休的嘮刀怎變成寒風的低吼了,終究是習慣了吧。習慣可真不是個好東西,當妳習慣了它時,又要嘗試習慣沒有了習慣的日子。比如,我習慣了有妳的日子,現在要嘗試習慣沒有習慣妳的日子。
  我記得,陽陽不見了,以後還會見的到嗎?我無從知曉。那個胖胖的男生,有著幹凈的面龐,笑起來有兩個小酒窩若隱若現,兩眼瞇成壹條縫,如月牙壹般。只要我望著他不懷好意的笑笑說“陽陽,壓寨!”他便會手足無策的摸著頭尷尬地笑著,白凈的小臉便會抹上壹層胭脂紅,為他那稍微有點蒼白的臉頰平添了壹絲血色。
  風,依舊怒號著,冷冷的,涼涼的。
  心,依舊仿煌著,疼疼的,厭厭的。
  步子,依舊零落著,亂亂的,虛虛的。
  陽陽,我還沒告訴妳寨主是誰,妳怎麽可以離開呢?
  陽陽,我記得有人說妳妹妹哭了,身為壹個好哥哥,怎麽可以不為妹妹擦幹眼淚呢?妻も息子
会員、裕一茶夫
刺激を感ず
分の道
今日も少し雪が舞
雪が溶け
野菜を食
たまたま
否定
夫と夫婦生活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Reginann

Author:Reginann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